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者,将被授予“学术臭虫”称号!

 

 

一位奔着厦门环境来的厦门移民的环境恶化经历

 

徐国栋

 

 

 

【作者按】 2000 年 1 月,我慕厦门环境好调来厦大教书,但厦门的环境日渐恶化起来,在这两年,我在罗马法教研室网站写了一些关于厦门环境危机的帖子,现把它们集中一处重新发表,希望可对国家环保总局的环评专家起到参考作用。厦门就是我的家园,我不愿她毁灭,从而再移民,所以写这些文字。

 

 

徐国栋 :热烈祝贺厦门原市委书记何立峰蝉联市委书记,殷切期待他率领大家改变本市自今年 1 月以来环境急剧恶化的状况,保持其本有的蓝天白云景观( 2006 年 10 月 27 日 )

 

徐国栋 :厦门污染:黄纱帐的感觉。厦门挂黄纱帐几十天了,首先感受到的是眼睛,经常发炎( 2006 年 10 月 30 日 )

 

徐国栋 :国庆长假期间,黄纱帐厚得像蚊帐,厦门报纸的空气质量预报却永远是良,好像一个坏的时针永远指在 11 点 15 分 ( 2006 年 10 月 25 日 )

 

徐国栋 :大约 4 天前,一夜大风吹散了不少污浊,终于可以揭开纱帐直面云顶山的树林了。一看报纸,空气质量还是良,真是邪门了( 2006 年 10 月 30 日 )

 

徐国栋 :据今天的《厦门晚报》报道,厦门生态急剧恶化,鸬鹚不堪污染,移民金门,故土难遽离,白天仍回厦门觅食也,鸟儿们也没有什么坛坛罐罐,也不需要护照签证,真是自由呀( 2006 年 10 月 31 日 )

 

徐国栋 :第二个对污染敏感的器官是鼻子,它因此结带石灰味的黑泥( 2006 年 11 月 1 日 )

 

徐国栋 :比厦门报纸或气象台更可靠的空气质量预报工具是自家的阳台:过去一周攒一小堆灰,现在两三天就是同样的一堆了( 2006 年 11 月 3 日 )

 

徐国栋 :在一个各种社会力量彼此不能构成制约的国家里,有什么怪事发生不了呢?发生了的事情,又有什么可称奇怪呢?( 2006 年 11 月 3 日 )

 

 

徐国栋 : 疗救受污染之害的眼睛的药是人奶,它洗下来好些糊糊的东西,甚至洗下来白色奶皮包着的半粒米大的污染物,洗一次管一周,不用任何药物( 2006 年 11 月 4 日 )

 

徐国栋 : 胡雪梅 博士的名言:人是理性的动物一语应解作人应该是理性的动物。我看,或可解作人看来是理性的动物( 2006 年 11 月 7 日 )

 

徐国栋 :老娄,眼含泪水的可不是你一个哟,今天的《厦门日报》报道, 40 %的厦门人有眼病,比较普遍的是结膜炎,那主要由大气污染造成( 2006 年 11 月 7 日 )

 

徐国栋 :说完了空气,到了说水的时候。 01 - 02 年,黄厝一带的海水只能用漱玉来形容,现在是一片黄汤了,啊荷!! ( 2006-11-07 )

 

徐国栋 :去年夏天,太阳湾的海水最好,有车族时常远程奔袭那里去游泳。今年,我每天要经过太阳湾至少两趟,已经很少看到有去年常有的一级水了。泱泱大海,竟这么容易弄脏了,能不警乎?( 2006 年 11 月 8 日 )

 

徐国栋 :思明海水浴场早被宣布为不宜游泳,这种结果是厦门人的疯狂性和愚蠢的明证:厦大几万人的生活污水、医院的废水、各种实验室的废水,通通直排。美好歌词中的鹭江实际上是城市的下水道( 2006 年 11 月 11 日 )

 

徐国栋 :忆往昔,干净的海水来自东边,从东往西,海水逐步污浊,到了鼓浪屿,浴场里流淌的就是上游人家的“洗脚水”了。看今朝,似乎不分东西,同样的污浊。联合国授予厦门宜居城市名号,大约只考察了居住面积,未考察空气和海水的状况( 2006 年 11 月 12 日 )

 

徐国栋 :一个拥有海洋与环境学院的大学,却每天心安理得地往海里排放大量污水,这构成中国式的知行分离的典型例子( 2006 年 11 月 12 日 )

 

徐国栋 :说完了海水,且说淡水。厦大水库四周无任何工场及居民区,为何水质仍不好?答曰水库之水天上来,大气污浊,何来净水?即使炮弹把天上的水揍下来,那水也带着许多“欲望的灰”呢!( 2006 年 11 月 14 日 )

 

徐国栋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2006 年 11 月 16 日 )

 

xu guodong: the quality of Air in Taipei is very good,I am at Shixin University ( 2006 年 11 月 20 日 )

 

徐国栋 :昨天途径香港,看到这个城市挂上了黄纱帐,与澄明的台北形成对照。上了太平山,一览众楼矮,上下左右一片澄明,这是另一个香港,我像沐浴了一样欢欣, 40 多分钟的排队马上得到了报偿( 2006 年 11 月 27 日 )

 

徐国栋 : 28 日逢雨有感:上帝怜人受污苦,遂降甘霖驱妖氛( 2006 年 11 月 28 日 )

 

徐国栋 :每过轮渡跳板,总为低下永恒的绿水惊讶,高潮低潮,总是如此。昨上午过此处,发现低下是洗拖把水,惊讶之余,以低潮自遣。下午再过,拖把水依旧,只是已在高潮时,心中无别语,谁人救厦门?( 2006 年 12 月 10 日 )

 

徐国栋 :起来,不愿被毒死的人们,用我们的血肉堵死一切排污的孔洞,中国人民,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候,厦门人还算过得较好的一群,起来,起来,起来,我们冒着排放的毒雾,怀着清平世界的信念,前进,前进,进 ( 2006-12-11 )

 

徐国栋 :闻昨今所降之水为酸雨有感:好雨斗污魔,不敌自遭污,狼仓跌下地,亦污所中土( 2006 年 12 月 14 日 )

 

徐国栋 :祝贺刘代市长就任,刊登就任消息的同一天的报纸登载了厦门的阴霾天大幅增长的消息,归结的原因是机动车尾气大幅增长。报纸可能出于恶作剧,链接了市环保部门关于去年厦门市二氧化硫排放额大幅减少的宣告( 2007 年 2 月 8 日 )

 

徐国栋 :尊敬的刘代市长,希望在你离任高就时厦门的生态环境比当今之日好许多,那时,厦门人民将感念你的恩德。当务之急是让公交车、出租车改烧天然气( 2007 年 2 月 8 日 )

 

徐国栋 :为尚无提案的全国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支招:建议把一辆汽车尾气的平均社会治理成本摊入私家车价格以遏制此等车的疯狂不必要增长,并遏制汽车资本家的嚣张气焰( 2007 年 2 月 13 日 )

 

徐国栋 :闻在发现渤海 10 亿吨油田有感:是一壶美酒还是一壶毒药?窃以为后者。目前威胁地球人生存的生态灾难大多来自石油能源之使用。全球石油枯竭之日,就是地球摆脱锁喉器之时( 2007 年 5 月 5 日 )

 

徐国栋 :热烈欢呼厦门市政府 30 日宣布缓建 px 化工项目,最好停建,不要再把清新厦门糟蹋成有毒厦门了,积点德呀( 2007 年 5 月 30 日 )

 

徐国栋 :为了证明 PX 化工项目确实环保过关并为了方便这一谋划了 10 年的工程办事顺利,建议市委和市政府大楼搬迁至该工程附近,此举同时可收带动相对落后的海沧区发展的效果( 2007 年 5 月 31 日 )

 

徐国栋 :向赵玉芬院士致敬,向厦大力阻 PX 工程的其他院士和学者致敬,在这个厦门环境质量日益恶化的时期,你们是美丽厦门的勇敢保卫者,你们代表了知识分子的良心,是厦大的骄傲( 2006 年 5 月 31 日 )

 

徐国栋 :尽管有许多威胁和劝阻,六一儿童节,为了孩子,几千厦门人还是到市政府游行示威反对 PX 项目了,看来,它和他们真的犯了众怒。( 2007 年 6 月 1 日 )

 

徐国栋 : 强烈要求中共中央派郑立中回厦门当市委书记兼福建省委副书记 , 郑立中在则厦门环境好 , 郑立中走则厦门环境亡 . ( 2006 年 6 月 1 日 )

 

徐国栋 :厦门 PX 项目等待专家论证,不知道国内还有什么专家比 6 院士的签名更权威?一个决策如此虚弱,靠封网站删网络文章,强制公务员周六上班(挑战法定假日的强制性)来维持自己的存在,可悲呵!( 2007 年 6 月 1 日 )

 

徐国栋 : 在前埔家中阳台,看到几百名优秀的厦门儿女冒着高温游行,他们呼喊取消 PX 项目的口号,十分理性和平 ( 2007-06-02 )

 

徐国栋 : 敬请厦门人注意, px 工程不仅是个环保问题,而且是个战备问题,该工程在金门大炮的射程之内。 ** 势力如果引起两岸战争……( 2007 年 6 月 2 日 )

 

徐国栋 :厦门市委、市政府认为其管辖的公务员一旦离开其视野就会是游行的主力,采用强令在周六、周日上班的土办法控制,他们无事可干,却要上班。私事不能料理,亲情蒙受撕裂、劳动法遭到践踏,苦不堪言( 2007 年 6 月 3 日 )

 

徐国栋 对联:金戈铁马破坏环境赚取政绩,狂飙突进制造死亡牺牲公众,横披是“政绩标准有问题”,建议大力推行干部政绩环保一票否决制,离任前进行环保审计( 2007 年 6 月 3 日 )

 

徐国栋 : 经过几年的滥用,厦门与普通城市的环境差距日益缩小甚至消失。能把自己的花园都消灭掉的民族,怎么不是消灭世界环境的活跃势力?( 2007 年 6 月 5 日 )

 

徐国栋 :厦门市当局环境政策的失误在于拿着一个花园风景诚实与普通城市拼工业产值,这是把玫瑰花腌咸菜。从旅游的自然条件来看,厦门比夏威夷好得多,但夏威夷决不自贬自己的玫瑰花身份,决不搞任何工业,除了旅游。经过几年的滥用,厦门与普通城市的环境差距日益缩小甚至消失。能把自己的花园都消灭掉的民族,怎么不是消灭世界环境的活跃势力? ( 2007-06-05 )

 

徐国栋 :世界环境日感言: 2004 年的厦门,除了白云封顶每天我都可在前埔国贸新城看到青翠的云顶山体, 2007 年的厦门,在同样的地方只能偶然地看到同样的景观,多数时候是一层浊云缠绕在山顶( 2007 年 6 月 5 日 )

 

徐国栋 : 2000 年,我每天在厦大白城下海游泳,不择高潮低潮; 3 年后我要选择高潮时游了,因为低潮时水太脏, 2006 年,高潮低潮我都不游了,因为水总是脏!水质的恶化把我从水兵变成陆军,在每天对汽车尾气的躲避中讨生活( 2006 年 6 月 5 日 )

 

徐国栋 :感时了字歌:在城市原点这样的皮肤事项上他民主了,在 PX 项目这样的心脏事项上他民王了,你要说他做错了,他会说你被境外帝修反势力操纵了( 2007 年 6 月 6 日 )

 

徐国栋 :离开了劫后的太湖,从虹桥起飞,渐渐地离地,渐渐地看到脚下的上海笼罩在烟雾中,不是水汽,不是尘土,而是工业烟雾!那是欲望的灰。曾担心马路 1 米 一下的尾气导致吾儿铅中毒,今担心全体上海人中毒 ( 2007-06-11 )

 

徐国栋 :飞机航往厦门,穿行在灰黑色的烟雾中。多少次航行,多少次白雾或明净山川经历,今番是《黑雪》经历,苏联人的黑雪是先白后黑,这样的云下成雪可是一黑贯之( 2007 年 6 月 11 日 )

 

徐国栋 :祖国呀,我的母亲,是谁把你弄得浑身脏污,拿起枪炮践踏你算是侵略,端起硫酸毁你容的难道不也是侵略?打跑外国侵略者容易,打跑高唱爱国的内鬼很难。谁来救你呀我的母亲? ( 2007-06-11 )

 

徐国栋 :热烈欢呼国家环保总局对近年来环境急剧恶化的厦门进行综合区域环评,建议采取评选文明城市的做法,不吃厦门市当局一餐饭,不住他们一夜店,完全独立,直接接触有关单位和专家及人士(尤其是异议专家)从事这一工作,希望这一评估不是走过场,而是对将来厦门人的生死存亡做一个利生的建议 ( 2007-06-11 )

 

徐国栋 :希望这一评估不是走过场,而是对将来厦门人的生死存亡做一个利生的建议,希望中共中央认真地考虑厦门的民意( 2007 年 6 月 11 日 )

 

徐国栋 :厦门 PX 事件的法理是官员的政绩冲动与百姓的环境权之间的矛盾。作为政治人(=经济人),追求自己的利益无可厚非,但这种追求必须不与百姓的环境权冲突或应该协调,到达协调的方式是实行公投( 2007 年 6 月 11 日 )

 

徐国栋 :既然环境权的主体是民众,他们也应是环境决策的主体而非客体,他们不应是手段而是目的。与 PX 事件平行,发生了酒仙桥危改公投事件,建议厦门市派员到北京学习操作经验。厦门事件解决好了,会成为全国的典范,这也是政绩( 2007 年 6 月 11 日 )

 

徐国栋 :作为一位厦门市民,我随时准备投下否决 PX 的神圣的一票,它的危险性与汽油同级不是促进我改变主意的理由, 8 万吨汽油摆在一个离市中心不足 7 公里 的地方也不对,而是因为它与厦门的城市性质不合。厦门惟其是花园城市才能维持其价值和本性( 2007 年 6 月 11 日 )

 

 

声明:站内文章均仅供个人研究之用,如有侵权,请权利人来信告知

站内未注明作者之文章均为原创,如要使用或转载请来信告知

 

前期统计IP计数2320,新计数从2003年11月3日开始运行。

 

Copyright 2004 Institute of Roman Law, Law School, Xiamen University. Active ingredients: XHTML 1.0, CSS 2.0 .
网页设计者信箱:jojobear_905@hotmail.com
网站管理员信箱:romanlaw@126.com